口罩卖断货,却要裁员1500人,3M究竟是家什么样的公司?
跨境知道 2020-02-09 15:00:00
863
0
0

这个春节假期,随着疫情爆发,口罩成为抢手货,尤其是3M口罩,更是“一罩难求”。

实际上口罩只是3M众多产品里的“冰山一角”,在我们看得见或看不见的地方,3M的产品早已渗透入日常生活和工业生产的许多角落。

3M究竟是家什么样的公司?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

01

错误的开始

可能和大家的认知不太一样,3M最初是一家矿业公司。

一百多年前,1902年,在采矿热潮中,五个商人(Henry Bryan、Hermon Cable、Dr.J .Danley Budd、John Dwan和William McGonagle)聚在了一起,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北部双港村(Two Harbors)合伙开了一家公司。

这家公司的主营目标只有一个:开采刚玉这种高硬度材料,用于制造砂轮。

这家公司叫做“明尼苏达矿业制造公司”(Minnesota Mining and Manufacturing Co.),简称3M。

这五个人他们分别是一位律师、一位医生、一个市场肉贩和两名铁路公司高管,和矿业都不搭边,对矿业也不熟,他们满腔热血地想抓住风口发财致富,不过没料到的是,辛辛苦苦开采了两年,得到的不是刚玉,而是质偏软,没有商业价值的斜长岩。

这家初创公司一下子陷入困境,在酒吧间交易的股票价格暴跌,两股才能换一杯廉价的威士忌。

创始人们紧急调整策略,转行做砂纸,并且把公司搬到了明尼苏达州港口城市杜鲁斯(Duluth)。但是由于当地气候潮湿,3M生产的砂纸也无法保持干燥,公司勉强维持经营,徘徊在破产边缘。

02

转机

这时候来了一个年轻人,20岁的威廉·麦克奈特(William L. McKnight),加入公司担任助理会计。

麦克奈特性格腼腆但心思细腻,他了解到公司财务状况糟糕,并针对性地提出了开源节流的方法,很快就得到赏识被一步步提拔成为总经理。

麦克奈特又发现公司产品质量参差不齐,于是提出加强质量控制,要求销售人员走进客户应用场景,发现客户痛点,并且加强销售人员和公司生产之间的沟通,来让公司产品更适应客户需求。

1914年,麦克奈特主导创立了3M公司的第一个研究实验室,虽然只是一个5×11英尺的角落储藏室,但这为公司后来的多样化创新发展迈出了关键一步。

也是在这一年,3M首个独家产品——Three-M-ite研磨砂布诞生,公司逐渐走出困境,于1916年首次发放每股6美分的股利。

1920年,麦克奈特收到一封来信,一个叫奥基(Francis Okie)的发明家询问3M是否能够提供矿砂样品。

此时的3M早已经转行不做矿物生意了,但麦克奈特好奇对方要矿砂样品做什么?

麦克奈特约见了奥基,后者向他展示了自己发明的防水砂纸,麦克奈特很快意识到里其中的商机,防水砂纸在湿着使用时不会产生有害灰尘,能够大大减少生产过程中的污染,于是麦克奈特当机立断买下了奥基的专利,并且邀请奥基加入3M。

很快这款防水砂纸成为3M第一个拳头产品,奥基也成为推动3M公司创新的重要发明家。

回过头想想,如果当初麦克奈特没有追根究底,而是直接拒绝了对方,3M会不会还是今天的3M?

这种执拗的劲头也渗透到3M的企业文化中,体现在公司一款又一款产品的发明过程中。

1923年的一个早晨,3M公司一位叫理查德·德鲁(Richard Drew)的年轻员工去一家汽车制造厂做新型砂纸样品测试,在车间里他听到了车身喷漆工人的抱怨,他们对喷漆时用于遮挡的胶带非常不满意,这些胶带被撕下时不是带走了油漆,就是把胶粘在车身上。

德鲁于是向工人们“夸下海口”,向他们保证3M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这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不务正业”的承诺,因为当时3M的主营业务只是生产砂纸。但德鲁花了两年的时间苦心专研这个问题,终于发明出了“Scotch”(思高)遮盖胶带(Masking Tape)。

这个产品一经问世就大受欢迎,第一年的销售额就达到16万美元,10年后上升到115万美元,这也是3M公司第二个里程碑式的产品。

后来德鲁在遮盖胶带的基础上,又发明了“玻璃纸+粘胶”的透明胶带,成为一款家喻户晓的产品。

胶带的发明也意味着3M成功拓展了产品线,向多元化发展迈进,到今天3M仅胶带、胶粘剂系列产品就达到将近400种……

在发明胶带这件事上,可以说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3M做不到的。

194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3M开始涉足国防材料,开发出更多产品线,例如发明了Scotchlite反光膜,用于高速公路反光,减少车祸发生;

1950年代,3M又发明了录音磁带和录像带,1954年,美国广播公司利用Scotch磁带第一次录下了电视节目;

1960年代,3M又相继发布了照相感光材料和医疗护理产品。

03

15%规则

德鲁这次“不务正业”的尝试也为3M后来推出著名的15%规则埋下伏笔,这个规则于1948年正式推出,允许研发人员每星期可以拿出15%的工作时间用于研究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同时有好的创意后,员工可以自发组建跨部门团队,并获得公司的资金支持,让每个创意都有机会证明它的价值。

这在那个工人只是流水线上的“螺丝钉”,不停操作重复性动作的年代,可以说是非常大胆和具有先锋性的举措,这项制度催生出了多款3M爆款产品,其中就包括火遍全球的Post-it便利贴。

这个15%的方法后来也被谷歌等科技企业效仿。

成立100多年来,3M平均以每两天研发3个的速度发明新产品,从无痕挂钩、便利贴、百洁布、拖把这些日用品到用于电子显示器的增亮膜、用于喷墨打印机、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的柔性电路,甚至美军IHPS战斗头盔,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踏上月球用的合成橡胶鞋底,也都是3M的产品。

超过6万种产品被用于家庭、企业、学校、和医院等行业,3M的科技和产品已经渗透到地球上的多数行业,融入到人们的生活中。

用3M自己的说法是:每天起床,3米之内就一定能看到3M的产品。

持续创新是这家百年老店的生命力所在,从破产边缘逆袭成为世界500强的3M,如今可以说是一个运转精巧的创新实验室,其三分之一的销售额来自于过去五年内发明的产品,在福布斯全球创新公司排行中,3M位列第三,仅次于苹果和谷歌。

从20岁加入3M,麦克奈特在这家公司干到了79岁,从周薪12美金的小职员一路被提拔成总经理、总裁再到董事长,他被认为是3M企业文化的灵魂人物,他在1940年写下的一段话奠定了3M的创新基因:

“切勿随便扼杀任何新的构想,要鼓励实验性的涂鸦,如果你在人们的四周竖起围墙,那你得到的只是羊。”

04

创新的悖论

但对于企业来说,创新也是一件讲究平衡的事情,过度的宽松和自由会导致效率低下,而过于严格的纪律苛求效率又会扼杀创意。

3M在百年历程里也曾在平衡木的两侧左右摇摆,寻找平衡点。

上世纪90年代,3M开始显露疲态,给予研发人员过度的自由导致他们缺乏紧迫感,新产品开发周期缓慢,只能依靠利润率低下的老产品,业绩增长明显放缓,股价疲软。

有人曾经形象地评论这一时期的3M是一个快乐但是臃肿的胖子。

2000年,曾担任通用电气CEO的吉姆斯·麦克奈利(James McNerney)空降到3M,他大刀阔斧,先是裁员8000人,又引入通用电气奉行的六西格玛管理方法。

这些改革为3M注入了纪律,提高执行力和效率,公司业绩反弹,营业利润率从2001年的17%上升到2005年的23,股价翻了一番。

不过效率提升的另一面是创新能力下滑,这个时期新产品对3M业绩贡献率降到21%,而且大部分都是渐进式创新。

麦克奈利引入的六西格玛方法试图把创新过程变成一个可重复的例行程序,在这个时期3M的研究人员必须为自己胡乱摆弄的东西,或者灵光一现的想法,不断提交报告,阐述理由,但创造和发明本质上是一个无序的过程,是不可预测和不可计划的。

3M这台运转了百年的创新永动机此时虽然转得更快了,但却失去了灵动性。

后来的几位继任者上任后,不断调整3M的制度,在自由和纪律、创新和效率之间不断摸索适合3M的平衡点。

例如乔治·巴克利(George Buckley)上任后,终止了前任麦克奈利的很多提议,废除对研发团队设立的六西格玛制度,给予他们更多创造空间。

05

口罩和业绩

对于很多中国消费者来说,对3M的认知来自3M口罩,尤其是2013年雾霾袭城的时候,具有专业防尘功能的3M口罩异军突起,成为人们雾霾天出行的首选装备。

但突如其来的需求暴涨也让3M一时间难以招架。在2003年非典之前,3M口罩都是用于工业销售,非典之后才慢慢进入零售市场,销售份额缓慢上升至20%。

2013年之后,3M口罩的零售需求激增,普通民众成为购买主力,3M口罩在那一年卖出了超1亿美元,由于产能受限,更多的市场份额被瓜分,其中不乏大量的假冒伪劣3M产品。

这一次疫情来势汹汹,专业口罩和防护用具成为一线医务人员最需要又最紧缺的物资,就在有人认为因雾霾大赚一笔的3M又可以发一次“口罩财”的时候,有3M中国高层在朋友圈坦言,工厂备货和原材料供应都是按月做的,需求一下子来百倍,也做不出一年的量。

实际上,对于3M来说,口罩在众多产品中的占比很小,这波疫情对业绩的刺激作用非常有限,反而可能受到疫情对经济负面影响的波及,这可以从3M最新财报中一探究竟。

2019全年,3M公司总营收为321亿美元,同比下滑1.9%,净利润约46亿美元 ,同比下跌近15%。

分部门来看,3M产品主要分为四大部分:安全及工业品、交通及电子、医疗健康、消费品。去年四季度,这四个部门收入分别是28亿美元、23亿美元、21亿美元和13亿美元。

可以看到口罩所在的消费品部门在整体收入中的占比仅为15%。

而去年以来,受贸易摩擦、消费电子需求放缓以及全球汽车市场寒冬的影响,3M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也就是合计收入占比超过60%的安全及工业品和交通及电子部门遭到冲击,收入分别下滑5%和6%。

同时,作为庞大供应链的一环,3M还持续受到波音737 Max全球停飞且暂停生产的负面影响。

此外,由于生产过程中产生剧毒化学物质PFAS,3M还深陷诉讼漩涡,四季报计入了2.14亿美元的相关化学品诉讼税前费用,未来法务成本还面临持续上升的风险。

考虑到3M对中国市场的依赖,2020年的疫情预计将波及3M除防护产品外的其他产品销量,这又为公司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3M预计2020年公司盈利将不及预期,并且宣布,出于重组和简化全球运营的需求,将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裁员1500人,约占现有雇员9.6万人的1.5%。

自财报公布后,3M股价累计下跌10%,市值也跌破了千亿美金。过去一年里,公司股价下跌近40%,这家百年老店,又一次站在了逆风中,迎接多重挑战。

来源:华尔街见闻

评论 0 | 分享至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即可

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参与评论
条评论
跨境指数:372
简介 : 跨境知道
13496

文章

10635

积分

4091

粉丝

热门帖子
如何打进万亿级别商业采购市场?成功卖家倾授掘金经验
亚马逊新一轮招商即将来袭,卖家开店需要注意哪些问题?送你一份开店宝典
【国庆中秋有奖活动】中奖名单
us站最近掉评严重吗
请问有清库存的吗?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即可

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即可

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联系客服
联系客服
公众号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