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产滞销 疫情之下的外贸工厂们要“急了”?
跨境知道 2020-02-06
511
0
0

疫情给外贸企业带来的“乌云”正在逐渐蔓延。

“预计我们还有一个多月就要断货了,工厂复工加上海运,中间会导致供应链两个月的断货期。”苏州梦工厂常务副总裁张天然告诉亿邦动力,目前这种状况在跨境电商卖家里已非常普遍,除此之外,由于房租、工资要发,梦工厂的生意已经处于半停滞状态,现金流也受到影响。

苏州梦工厂是一家跨境电商家居企业,其供应商主要分布在深圳、江苏、山东、天津,以及浙江一带,但工厂目前都暂未开工,导致其已陷入无货可卖的地步。

当务之急,梦工厂需要的是在不能停止工作的情况下,实现供应链的多元化,包括使用海外供应链,同时加强资金链、借助政府支持等。

张天然称,其已知的多数卖家表示,如今供应链是最大问题,从而会导致资金链问题。“而这对于拥有海外供应链的卖家是机会,但对供应链在重灾区的卖家将是沉重打击。但预计通过这次危机,供应链和资金链强的企业将脱颖而出。所以,如今我们最迫切的就是解决货的问题,而这些‘重担’则就落到了工厂身上,但现实是当前外贸工厂的处境也不好过。”

在未开工的情况下,除了要支付工人工资、房租,年前备货的原材料不能变成产品,再加上银行贷款利息等,一些工厂由于新品研发断档导致后期订单脱节也是疫情带来的一个明显影响。

坐落在杭州,集研发、生产于一体的外贸出口彩妆企业浙江瑞丽科技负责人刘春荣告诉亿邦动力,去年的正月十六,工厂已经全员到岗并完全达产,而今年公司人员到位时间则预计比去年要晩一个月左右。

“疫情对第一季度影响较大,产值最多达到去年的一半。这样一来,今年工厂产能达到正常水平估计要到4月份。二季度如果能正常,后面尽力赶,还有机会抓回来,如3月能回到正常,今年应该还可以保住。”

目前,据刘春荣称,瑞丽的损失还无法评估,由于其温州、台州的包装材料厂复工日期不明确,要找替代工厂,供应链会受影响,但客户和资金方面的问题不大。

总结下来,当前,瑞丽遇到的主要问题是:

一、人员到位慢,复工后产能不足,春夏系列产品不能正常上市,导致产品将会过季滞销;

二、短期内管理人员成本、物流成本的销占比成倍增长,会加重财务负担;

三、欧美访问限制,出国旅行难,且客户无法也无法来到国内,将会影响后半年产品和市场开发。

在刘春荣看来,如果三个月左右市场及市场信心能正常起来,从行业角度来看,下半年外贸会爆单,这主要因为二季度压单太多。同时,线上市场会更有机会,而一些财务能力差、没有布局线上业务的外贸工厂,接下来半年会很难熬,这场疫情会加快行业的优胜劣汰。

如今大多数外贸工厂都在观望、等待着复工时间,一些工厂则表示暂未受到影响,且对接下来将会受疫情影响的程度还“一无所知”。

专注于做内衣的恰成针织实业有限公司负责人陈奕洲此时最大的担心是,三个月后PHEIC(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二次审核结果,“现在疫情会带来的所有影响都是三个月内的,主要看之后PHEIC是否会解除。”

目前情况下,即使WHO并不建议对中国实施旅行和贸易限制,但在陈奕洲看来,决定贸易的是顾客,顾客不消费,贸易就会受影响。从一些国家已经买不到所需的防控疫情物资的情况来看,外国民众的反应可见一斑。

“除此之外,我们最担心的就是物流,如果目标国家对我们的货物限制进口或要求检测,我们的成本会直线上升;其次,如果买家方面对我们不信任了,因为担心病毒依附产品而取消购买,订单量也会下降。”

陈奕洲告诉亿邦动力,目前其工厂还未开工,不清楚客户的具体反馈,但可以预见的是由于生产线的环环相扣,如果工厂现在停产,之后所有环节都会受到影响,比如不能按时交货,总体生产能力下降等。且如果工厂的货即将或已经完成,而客户中途不要,就变成库存,这些都是难题。

“但这些都是理论影响,实际情况不好说,前端都要跟着尾端来动,现在尾端还没动静。”

另一面,一家制伞的外贸工厂则告诉亿邦动力,目前其工厂受疫情的影响还未显现,但去年这个时候已经进入旺季,库房里的货早就卖完了,工厂天天加班生产。而当下,工厂已全部停止生产。“这种情况短期内还可以抗住,如若再往后,贷款利息都难弄。”

来源:亿邦动力网

评论 0 | 分享至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即可

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参与评论
条评论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即可

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即可

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联系客服
联系客服
公众号
公众号